山濛

便签记录

20175/9/19.30

有时候是不是真的是自己做的不够多呢,其实在这样未知的领域里,若有指引会少很多弯路,每个专业里都如此,手绘我该是要磕到满头血了。每一次的作业我都在磕,磕到下决心要离开,但却不知为何在绝望的时候死了离开的心,有了唐柔的斗志,真是不可思议的自己。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