山濛

便签记录

2017/1/22/20.36

大一第一个学期,我喝了比高二高三加起来的酒还多,带着钱和公交卡跑在广东的城市,开启了沉迷辣鸡游戏的宿舍生活,无知的放弃着学习以濒临挂科的成绩通过,放肆的希望着在大二辅修梦想中的植物类专业,我上场了未知领域里的辩论赛,重蹈上学委之路,发过无数脾气,笑骂过各种样子,吹嘘过,寒暄过,焦虑过,难以自制的哭泣过。
本以为我应该是喜欢着花间词婉约词那样的人儿,但是没有什么是应该是。就像林语堂说的那样,“恕我直言,我偏爱的诗人是苏东坡”,还有很多我所未知的我自己,大家也未知的我自己,但是恕我直言,我现在所偏爱的,都是我的一部分。恕我再直言,我以后所偏爱的,也是我的一部分,“朕私之”那样的偏爱。就好像skam里小天使isak也寻求了未知的自己,而在遇到even的时候确认了那个未知的自己。所有的知之与不知,都恕我直言,那是我偏爱的我。
我的新的一年里没有展望,但是我不迷茫。我很清楚我是希望放任的活在当下,我也明白我会是什么样的样子,the life is now.不说诗酒趁年华,就是及时行乐。

评论